学习民法典十: 民间借贷中“借款用途”的法律问题分析

作者:凯时国际客户端公司 孟秋燕发布时间:2020-12-01  浏览次数:37

借款用途能反映借款人将借款用于哪方面的需求,对于业务风险操作有着重大意义。《民法典》第668条第二款“借款合同的内容一般包括借款种类、币种、用途、金额、期限和还款方式等条款”,该条将借款用途作为借款合同的基本条款。同时,根据《民法典》第673条“借款人未按照约定的借款用途使用借款的,贷款人可以停止发放借款、提前收回借款或者解除合同”的规定,如借款人擅自改变借款用途的,贷款人有权采取停止发放借款、提前收回借款、解除合同三种方式救济,从而保障借款资金的收回。实践中,金融信贷业务中,《流动资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明确规定流动资金贷款应约定明确、合法的贷款用途,那么,对于民间借贷中,是否可以随意约定借款用途,甚至不约定借款用途呢?本文就民间借贷中“借款用途”进行探讨。

一、民间借贷中约定借款用途为“流动资金周转”的,合同是否有效?

根据最高院最新修订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借贷新规》)第十一条“法人之间、非法人之间以及它们之间为生产、经营需要订立的民间借贷合同,除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条以及本规定第十四条规定的情形外,当事人主张民间借贷合同有效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的规定,《借贷新规》对民间借贷的借款用途采取了限制性的规定,即用于企业生产经营的临时拆借行为应属有效,予以支持。那么 “流动资金周转”是否符合该条规定呢?根据《流动资金贷款暂行管理办法》规定,流动资金一般可以用于购买原材料、支付工资、清偿债务等,而生产经营需要是为解决资金困难或生产急需偶然为之,因此该借款用途符合用于生产经营所需的目的。这种情形下,借款合同是否有效呢?一般临时性的用于流动资金周转的民间借款行为应属有效的,但如经常性向不特定对象发放贷款有可能构成职业放贷人,在此情形下,借款合同面临无效的风险,即在借款用途符合法律规定情形下,需要综合考虑其他因素来认定民间借贷合同的效力问题。

就单笔借贷业务而言,约定借款用于流动资金周转不会导致借贷合同无效,但在业务实践操作过程中,“流动资金周转”的借款用途过于宽泛,不利于对借款人实际用款的风险控制,建议尽量具体化,一方面保证借款用途符合法律规定,另一方面限制借款人擅自变更借款用途,从而更好地保证资金安全。

二、民间借贷用于“高利放贷”或“赌博”等违法犯罪活动的法律后果问题

“赌博”属于违反治安管理处罚的违法行为,根据《借贷新规》第十四条“(四)出借人事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借款人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仍然提供借款的”的规定,只有在出借人明知借款人将借款用于赌博时,借贷关系才不受法律保护,否则,即使借款用于赌博,对于出借人而言仍属于合法的借贷关系,应受法律保护。在出借人明知借款用于赌博而被认定借贷合同无效时,出借人能否要求借款人返还借款呢?借款用于赌博应区别于因赌博而形成的赌债行为,后者为违法的债权债务关系,应不受法律保护,无权要求偿还,但借款用于赌博,借贷合同因赌博行为导致无效,借款人因无效的合同取得的财产,应根据《民法典》第157条的规定予以返还。

那么出借人明知借款人借款用于“高利放贷”能否要求返还呢?

《民法典》第608条规定“禁止高利放贷”。《刑法》175条规定“以转贷牟利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给他人,违法所得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数额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即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高利转贷的,可能构成“高利转贷罪”。因此,对于出借人明知借款人借款用于高利放贷的,亦只能要求借款人返还借款本金。

三、借款人擅自变更“借款用途”,保证人能否要求免除担保责任?

根据《民法典》第695条“债权人和债务人未经保证人同意,协商变更主债权债务合同内容,减轻债务的,保证人仍对变更后的债务承担保证责任;加重债务的,保证人对加重部分不承担保证责任”的规定,只有加重保证人责任的,才对加重部分免除保证责任,并未对变更借款用途做出规定。《担保法司法解释》第39条“主合同当事人双方协议以新贷偿还旧贷,除保证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的外,保证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新贷与旧贷系同一保证人的,不适用前款的规定。”的规定,只有出借人与借款人在保证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借款用途用于“借新还旧”时,保证人才免除保证责任。但在实践中,保证人需证明出借人与借款人协商一致将借款用途变更为“借新还旧”的难度可想而知,因此,在保证人为他人提供担保时,建议明确约定借款人实际借款用途与合同约定的借款用途不一致时,保证人不承担保证责任。对于出借人而言,如需变更借款用途,务必取得保证人的书面同意;或在保证合同中明确约定,即使借款人变更借款用途(包括但不限于借新还旧),保证人仍应承担保证责任。

总之,借款用途虽不能影响合同效力,但在业务调查过程中,对于借款用途还是要仔细甄别,尽可能地探究其真实的借款用途,摸清借款的真实流向,更有利于把控业务风险。同时在借款合同中,尽可能地明确借款用途,防止借款用于违法犯罪活动;且明确约定擅自变更借款用途的违约责任,更有利于采取适当措施维护自身权益。


联系我们

0635-5089003

山东省聊城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物流园区京通路1号

微信公众号